绵雨雨雨雨

奶尤农汤有点甜

巨巨巨短小的段子



如果奶尤农汤有了孩子……

👶:爸爸,你媳妇儿又抢我零食!!

nn:那你抢回来啊!

👶:我抢不过,他是你老婆,你去!

nn:我不敢抢,算了吧,你让着你爹地一点,你看他都瘦成这样了。

👶:……(那你昨晚还拉着他说要运动减肥!!)


如果俊佳有了孩子……

👶:爹地,爸爸又逼我听他讲冷笑话!!

富贵:那你削他啊!

👶:我不敢,他是你老公,你去!

富贵:那你听我给你讲土味情话,我就去帮你削他。

👶:……(那还不如去听爸爸的冷笑话!!)


如果瑶墨有了孩子……

👶:爸爸,你媳妇儿逼我穿小裙子,陪他Cosplay水冰月!!

瑶哥:那你就穿啊。

👶:我是男生,我不穿小裙子!

瑶哥:你陪他玩玩,我就把这串佛珠送给你。

👶:……(你这佛珠是批发的吧?我小抽屉都装满了!)


如果毕侃有了孩子……

👶:爹地,爸爸非要我学习玩悠悠球!!

小狐狸:那你就学啊,学好了可是能称霸校园的!

👶:我们幼儿园的朋友都不玩悠悠球!

小狐狸:那只有你一个人会玩岂不是更酷?

👶:……(我们这年代早就不流行悠悠球了好伐?!)

【奶尤农汤】最特别的礼物

有没有猜到是我写的呢😏
恭喜我们的陈总成年了
可以做成年人的事情了
耶耶耶耶耶耶耶耶耶耶✌
以后我们奶尤农汤也是成年组了
可以大大方方光明正大地搞事情了
一起造作啊😏👌

桃浦兔巧克力店:

【农靖】《最特别的礼物》

一个未成年人,平时看得见爱人却吃不到,成年了最想干嘛?肯定是把爱人吃干抹净喽!

  ——by 18cm的朱古力

正文请点击此处

防翻车图链

农农生日快乐🎂🎂🎂
我爱奶尤农汤❤️❤️❤️
Happy Happy Happy

四舍五入,陈总的成年愿望就是yzj✌

进击吧成年的超级nn!!!

【1003农all生贺预告】桃浦兔巧克力店新品发布会

上课的我没有卡到点😂一下课就来了😂迟到太多了😂

桃浦兔巧克力店:


从豆荚中剥出新鲜的可可豆,发酵、烘焙、筛选、碾碎成粉,研磨、聚堆调温最终入模,巧克力就这样诞生了。


从灯光璀璨中走来的粉色衬衫兔耳朵,评级、练习、分组、舞台表演,拉票、投票最终出道,桃浦兔就这样上市了。


2018年10月3日,桃浦兔巧克力店将发布新品巧克力。成年后的陈立农有多少种可能,新品巧克力就有多少口味,总有一个适合你。


丝滑香软混合了坚脆甜绵,入口时苦涩的刺激着味蕾,随后的甜蜜柔情会一点一点侵入你的心里,占据你的神经……


写手组:


@想睡觉     @Z.叁玖       @十七在宇    


@珂朵莉     @鲜丞多      @积极废人


@虾老师     @林杞燃_    @奈良冬鹿     


@正经人     @遛狗😈     @瞎级霸写   


@墨…绯     @木子邪_    @啾咪啾咪 


@wrath       @luan。      @凡世未忘 


@FACAI      @歌欢_       @纵使千千 


@破粥         @麻桑         @PRINTLN 


@绮合         @青图         @暴躁小蒋 


@农农农农   @Aya         @搖呼拉圈❤️ 


@绵雨雨雨雨           @三流幻想家_翟    


@水边的熊少           @卟要鸡肉米饭 


@-CocaCola-   @peterpansyndrome 


画手组:


 @miluku                @ZM阿就就就就 


 @SaltyFish八月     @甜丞Unicorn 


 @超级蓝莓            @急速蜜柑 


 @奶盐苏打            @李小烫没炸啊😂 


 @mojito                 @大了个卷_卷 


 @凡世未忘             @披着羊皮的泡芙 


视频制作: @希魔音露 


感谢各位老师的加入


本次活动发文/画将采取匿名的形式


随机掉落三人行、小跑车、彩蛋


时间表中ID为各位老师的代号


时间表:


00:03    文    by 酒心白巧


00:33    文    by 代可可脂


01:03    文    by chocoteck


01:33    文    by 黛堡嘉莱配枸杞


02:03    画    by 好巧啊我是奶巧


02:33    文    by A级松露


03:03    文    by 一分为二的可可拿铁 


03:33    文    by 99%黑巧克力


04:03    文    by Milka与光头


04:33    文    by kitkat你吃不起


05:03    文    by 黑魔鬼2000巧克力烟


05:33    文    by 巧克力牛蛙


06:03    画    by 雀巢巧心卷


06:33    文    by 不会写三角的Toblerone


07:03    文    by 18cm的朱古力


07:33    文    by DJ吉利莲


08:03    文    by 别给狗吃巧克力 


08:33    文    by 好巧啊我是奶巧


09:03    文    by 海盐焦糖Whittaker's


10:03    画    by 巧克力味学生奶


11:03    文    by Hershey's少女心


11:33    文    by 抹茶生巧


12:03    画    by 草莓白巧克力星冰乐


12:33    文    by 摩卡可可碎片星冰乐


13:03    文    by 谁动了我的MeltyKiss


13:33    文    by 瑞士莲罐头


14:03    画    by 脆脆鲨鱼


14:33    文    by 冻橙粒白巧


15:03    文    by 巧克力脆皮


15:33    文    by 17%白切黑cudié


16:03    画    by 草莓蜜桔巧克力芭菲


16:33    文    by Godiva蘸大酱


17:03    文    by 爆浆熔岩 


17:33    文    by 你以为摩卡杏仁是巧克力吗


18:03    画    by 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德芙 


18:33    文    by  碳烤Richaet


19:03    文    by 戒糖不吃巧克力


19:33    文    by 金莎不发胖


20:03    画    by 你这巧克力酸了啊


20:33    文    by 正宗北海道Royce


21:03    文    by 酒心巧克力之后一个吻


21:33    文    by 横扫饥饿士力架


22:03    画    by Meiji是高岭之花


22:33    文    by 巧克力气泡水


23:03    画    by 奥利奥泡一泡


23:33    文    by 拔丝xocolatl


24:00    画    by 巧克力泡芙


2018年10月3日,我们在街角的店里,等你……


策划: @农农农农      @歌欢_ 


海报: @歌欢_ 

重“操”旧爱(番外.俊佳篇)


俊佳这篇是接着nn住院,uu回家拿东西那段开始的哦(´-ω-`)
✌有车慎点✌

————————————————————

尤长靖回到家的时候,林彦俊正在做晚餐,客厅里坐着Justin,Justin听到开门声,回头一看,就和正在换鞋子的尤长靖对上了。

“你、你怎么回来了?”Justin嘴巴里的薯片掉到了地板上。

“回来拿东西。”尤长靖收回视线,在房子内扫了一圈,问道:“彦俊呢?”

“厨房。”Justin见尤长靖就最刚开始看到他有点惊讶,后面都一副了然的表情,他就知道陈立农把他卖了。

尤长靖换好鞋子,准备去他房间找衣服,被Justin叫住。

“尤长靖!”

尤长靖看着他:“干什么?”

“你看到我都不惊讶?”Justin跪坐在沙发上,悄悄往厨房的方向看了一眼,小声说道:“陈立农一定把我卖了,那个,你能不能不要把我们认识的事告诉林彦俊,也不是,至少现在不要,我怕他误会。”

“误会什么?”

“误会我是因为你和陈立农的事接近他啊!我只是恰巧认识了他,知道你和他住在一起,然后告诉陈立农地址而已,真的。”

Justin眼巴巴地看着尤长靖,认真的小表情让尤长靖不禁想到了陈立农,嘴角克制不住勾了勾。

“你别这么看着我笑,慎得慌,你说句话!”Justin急得晃了晃他的手。

尤长靖收了收笑意,刚准备开口,身后就传来林彦俊的声音:“咦,长靖,你回来了?”

“回来拿点东西。”

“啊,刚好。”林彦俊走到Justin旁边,把Justin从沙发上拉起来:“这是Justin,黄明昊,你昨天一直没看到的人。”

“你好!”

尤长靖笑着朝Justin伸出手,Justin有点畏缩的伸手握了握他的手,对着尤长靖尬笑。

林彦俊解下身上的围裙,放到一边:“吃饭了吗?我炖了汤,应该快好了。”

“我吃了,我想去收拾东西,陈立农那儿等着,他一个人我不放心。”尤长靖说完,往卧室走去。

林彦俊扭头拍了拍Justin的屁股,说道:“帮我看一下汤,我去帮他。”

Justin点点头,看着林彦俊跟着尤长靖进了卧室,他也蹑手蹑脚地走过去,准备听墙角。



“陈立农好点了吗?”林彦俊看着尤长靖从衣柜里取出一件又一件的衣服,走过去帮他折好。

“医生说还要慢慢养。”尤长靖找来袋子,把林彦俊折好的衣服装进去。

“他知道是我撞了他一定想揍我一顿吧?”林彦俊笑着问道。

“哈哈,他不敢。”尤长靖看着林彦俊修长的手把衣服的褶皱抚平,又想到坐在外面的人,假装不经意地问道:“Justin长得蛮帅的,你和他怎么认识的?”

听到Justin这个名字,林彦俊的酒窝不觉又深了几分,他想了想,把他和Justin相遇相识的过程给尤长靖讲述了一遍,自然把该省略的东西略了去。

后续点我点我点我🚗


好吧我就是为了开车写的这篇番外🙃
虽然这是一辆小破车🙃
九月再会啦❤️❤️

【农靖】重“操”旧爱(番外.七夕篇)


🌸🌸有🈲🚗🈲 ,慎点!!!
————————————————————

“长靖,你准备好了吗?”

“快了快了!”

林超泽推开房门走进来的时候,已经做好妆发的尤长靖就坐在化妆台前发呆,略施粉黛的他显得格外精致,一双原本闪烁着黑宝石一般幽深光泽的大眼睛此刻写满了紧张不安,看着有些呆滞。

“时间到了,我们该下去了。”林超泽走到他旁边,看向镜子,在镜子里和尤长靖对视。

“好!”尤长靖深吸一口气,露齿一笑,也许是因为忐忑的原因,笑容有些僵硬。

林超泽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别紧张,你看你现在多好看,别笑得那么僵硬。”

“我有点紧张,”尤长靖站起来,面朝着林超泽:“你帮我看看我哪儿没弄好,领结是不是歪了?我的粉底是不是扑太厚了?我……”

“很好很好!”林超泽笑着打断他,替他整了整可爱的领结:“一切都非常好,你只要放松点就好了。”

“真的?”

“真的,我们下去吧,他们都在楼下等着呢,陆定昊一直在抱怨他结婚太早,不能做你伴郎,你再不下去,他都要按耐不住跑上来了。”

“哈哈哈,我们下去吧!”尤长靖想到陆定昊嘟嘴抱怨的模样,忍不住笑了起来,笑过之后整个人放松了不少,他又深吸了好几口气,拍了拍一直不停闹腾的心脏,跟着林超泽下了楼。

快到楼底了,林超泽大声喊了一句“来了”,聚在客厅里的人都朝他们这里望了过来,尤长靖的心立马提到了嗓子眼,眼睛不安的扫过人群,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的陈立农,正满含笑意地看着他。

他们隔着人群遥遥相望,眼中同时迸射出热烈而深情的火花,尤长靖躁动的心瞬间平静下来,一下笑了起来。

看到尤长靖甜甜的笑容,陈立农感觉心脏被什么塞得满满的,那种无法言喻的满足感,像一股清泉,流遍他全身每个细胞,他激动的想大叫。

“快去拉他过来啊!”一边的Justin看他们俩还一动不动地你望着我我望着你,有些心急地推了推陈立农。

陈立农回过神来,才发现在场的亲朋好友都自动散在了两边,留出了一条通道,通道的两头,便是穿着同款式白色西装的尤长靖和陈立农,两人服饰的唯一不同就是脖子那处,尤长靖是可爱的领结,陈立农是长长的领带。

陈立农深吸口气,露出好看的笑容,目光灼灼地看着尤长靖,迈开长腿,一步一步朝他走去。

尤长靖的心脏又怦怦怦地狂跳起来,他看着陈立农一步一步朝自己走来,步伐坚定,他的鼻尖不由得一酸,他手抓着衣摆,扯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沾着晶莹的眼睛直直地望着陈立农,眼里是快要盛不下的深情。

终于,陈立农走到尤长靖面前,站直身体,向尤长靖伸出手。尤长靖看着伸到他面前的手,眼睛里的晶莹悄悄滑落,他低下头,手搭在陈立农手上,然后扑进陈立农的怀里,四周响起了热烈地掌声和喝彩声。

陈立农抱着尤长靖,手放在他后脑勺,温柔地揉了揉,俯身在他耳边小声说道:“这个时候可不能哭鼻子,我们还有结婚仪式没完成呢!”

“我才没哭,”尤长靖闷闷的声音传来,他退出陈立农的怀抱,伸手拉住他的手,看着他说道:“走吧!别耽误我娶媳妇儿。”

“好!”陈立农宠溺地笑了笑,抓紧尤长靖的手,往后花园的方向走去。

Justin和林超泽连忙跑到他们前面,推开了去往后花园的玻璃门,陈立农和尤长靖在人群的簇拥下,伴着婚礼进行曲,踏上了铺满花瓣的红毯,走向他们的婚礼殿堂。

一眼望去尽是满目白纱和各色鲜花气球,浪漫又温馨,红毯两边是摆放整齐的白色椅子,飘着粉色彩带,上面已经坐了不少宾客,后面跟着两位新人出来的宾客把两位新人送到鲜花拱门处后就各自找到椅子坐下,尤长靖和陈立农并肩站在花门下,两人相视而笑,等着他们的婚礼主持人cue流程。

主持人简单说了两句客套话,就请两位新人上台,陈立农抓起尤长靖的手,绕到自己臂弯上,然后领着他一步一步走到台上,两人面对面站着,他们凝视着对方,毫不掩饰自己的期许与爱意。

婚礼没有请牧师,陆定昊拍着胸部说要做主婚人,都由了他去,只见他穿着一身黑色燕尾服,拿着话筒仰头挺胸的走上主婚台,脸上带着他的标准笑容,看起来还有点样子。

“大家都知道今天是七夕,是牛郎织女会面的日子,在今天,我要给我最好的朋友做主婚人,见证他的幸福时刻,在这里,我不会来牧师那一套,我想要他们对着在场所有人宣誓,并亲口说出对对方的承诺,陈立农,你对尤长靖的承诺是什么?”

陈立农看着尤长靖,目光坚定深情:“尤长靖,你是我这辈子第一个喜欢的人,也是最后一个喜欢的人,我们之间缺失了五年的时间,我想用我的一生来补回它,你的过去我来不及参与,你的未来我奉陪到底,长靖,嫁给我吧!”

Justin和林超泽各端着一个水晶盘子适时走上来,盘子中间都放着一个红色绒布的盒子,盒子里放着一枚白金戒指,陈立农取下Justin盘子里的戒指,伸到尤长靖面前。

尤长靖望着陈立农,心脏不受控制的跳动了两下,他垂头深呼吸了一下,再抬头的时候脸上带着耀眼的笑容:“我的答案很长,我准备用一生的时间来回答,陈立农,你要听吗?”

陈立农瞬间红了眼眶,他猛地点了点头,尤长靖伸出了手,陈立农颤抖着手,将戒指套在尤长靖手上,尤长靖也取下另一枚戒指,缓缓套在陈立农手上,宾客席爆出热烈的掌声。

手牵着手的两个人的心境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小小的枚指环,象征着他们爱情的升华,异象征着责任和承诺,它是一种束缚,也是一种护佑。

“好了,你们可以亲吻你的另一半了。”陆定昊一本正经地说完这句话,立马当下话筒,大声起哄道:“亲一个亲一个!”

宾客们也跟着起哄起来:“亲一个、亲一个……”

陈立农挑眉一笑,一把拉过尤长靖,揽住他的腰,含住那片柔软的唇瓣,热情吸吮着。尤长靖愣了一下,立马热情的回应了他,彩带和花瓣刹间从天而降,落到他们头顶,擦过他们皮肤,整个画面温馨而美好。

简单美好的仪式结束后,便是狂欢时刻,陈立农和尤长靖作为主角,自然成了群攻对象,不过大家也知道“春宵一刻值千金”,有手下留情,为了取一个“十全十美”的好兆头,在十点十分的时候,他们把两位新人送进了洞房。

后续点这里:🈲🚗🚕🚙🚌🚎🈲

🌸🌸祝大家七夕节快乐❤️❤️

【农靖】重“操”旧爱(番外篇)


和陈立农吃完早饭,尤长靖就把昨晚给陈立农做手术的医生叫来了,那医生装模作样地在陈立农腿上敲敲按按,弄了好一阵子,把尤长靖叫出了病房,让护士给陈立农换药(其实就是涂点消炎药)。

“医生,他的腿没事吧?”

“恢复得好就没事。”医生偷瞄了一下病房里,思考着该给尤长靖说点什么,牵制住他,好让里面的护士有足够的时间和“安全”的空间给陈立农擦药。

“那医生你叫我出来有什么事吗?如果没事的话我想进去陪他,他腿伤的那么重,换药应该很痛,我有些不放心。”

痛个屁!就那点擦伤,擦点红药水就够了!医生在心里默默吐槽道,脸上却是一副很严肃的表情,说出来的话和心里想的完全不一样:“我就是要给你说这个事,陈先生的腿伤有些严重,上药的时候就让我们医护人员去就行了,人越少越好,免得沾染细菌,以后上药的时候尤先生最好回避。”

“啊,那、那好吧!”尤长靖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他还是不敢去质疑医生,便应了下来。

“尤先生你一个人照看陈先生吗?”

尤长靖点了点头。

“是这样的,陈先生伤的是腿,行动会很不方便,随时需要人陪着,我建议尤先生可以在医院住下,我可以在病房里给你多添张床。”

尤长靖一脸惊讶,美国的医院服务这么周到吗?

“这样太麻烦了吧?我睡沙发就可以了。”

医生笑了笑,说道:“不麻烦,一会儿我就叫人安排。”

一点都不麻烦,陈先生可是很大方的为我们医院捐了两千万的设备资助,我们当然也要尽他所愿喽!

“那好吧,谢谢医生。”

“不客气。”


护士换完药出来,医生又特地嘱托尤长靖不要轻易动病人的腿,有什么事叫医生,尤长靖连连点头,目送医生离开过才折回病房,一进门,就看到陈立农搬着两条粽子腿,挣扎着要下床。

“陈立农你干嘛?”尤长靖连忙跑过去拦住他:“你不知道你大腿骨折啊?还乱动什么?”

陈立农眼巴巴地瞅着他,不安分地扭了扭:“长靖,我快憋死了。”

尤长靖一下就明白了他意思,想到医生刚刚的嘱托,一把把他按回病床上:“不行,你的腿不能下地。”

“可我真憋不住了,我总不能尿床上吧?”陈立农扭着身子,满脸通红地说道。

尤长靖急得直跺脚,像想起什么,转身跑出病房,把陈立农的呼喊丢在身后。

陈立农在心里直叫苦,他感觉膀胱就要炸了,但他只能拼命憋着,不然他就要露馅儿了,陈立农默默把手移到那处,紧紧按住,对不住了兄弟,为了你下辈子的“幸福”,只能要是委屈你了,实在不行就尿床上吧!

陈立农破罐子破摔的想到。

没多久,尤长靖又跑了回来,手里多了一个东西。

尤长靖走到床边,把那东西递给陈立农,陈立农看清那东西后,脸都绿了,尿壶……

“医生说不能下床的病人都用这个。”

“不行!”陈立农脸色一度在红黑绿之间转换,他真的有种想哭的冲动,你说他没事干嘛要装病?还是半残疾这种?他抬头看着尤长靖不容拒绝的样子,想坦白的话就到了嘴边:“长靖,其实我……”

“农农,你别不好意思。”尤长靖连忙打断他:“你弄成这样也有我的责任,我不会笑话你,我已经请了长假,我会搬到医院来陪你,照顾你,这些事我也会帮你做,你别害羞。”

陈立农望着尤长靖认真的样子,坦白的话就咽在了喉咙里,罢了罢了,用尿壶就用尿壶吧,这样长靖还会给我洗澡换衣服什么的,值得了!

陈立农叹了口气,接过尿壶,极度不利索地完成了解救膀胱的一大伟事,他刚松了口气,尤长靖就给他来了一重击。

“医生说你还得熟练使用便盆,你这腿可能得一个月才能下地。”

陈立农脸蹭的又绿了,他都忘了还有这一茬,妈的,这医生绝对是故意的,还让他躺床上躺一个月,用尿壶用便盆,他这一世英名就毁了!

“长靖,我有话要给你说。”陈立农犹豫了一会儿,又想要坦白。

“刚好,我也有事要问你!”尤长靖坐在床边椅子上,看着他说道。

“什么事?”陈立农有不妙的感觉。

“你怎么找到林彦俊家的?就算你猜到我是跟着林彦俊来到美国,你去查林彦俊住在哪儿也不应该查的到,因为他的房子房主不是他。”

陈立农感到一阵头疼,他沉默了。

尤长靖皱着眉头看着他:“陈立农,你还想瞒着我吗?这可是我们和好的第一天,我可不想我的未来伴侣刚开始就对我有所隐瞒。”

陈立农本来在纠结要不要出卖自己的发小,毕竟人家帮了自己,可他听到尤长靖这么说,毫不犹豫就选择了出卖Justin!兄弟,为了我的幸福,抱歉了!

“那长靖,我跟你说了你不准生气,我保证我没有做坏事。”

“你先说。”

“不,你先答应我不生我的气。”

“陈立农……”尤长靖刚想发脾气,就对上陈立农委屈巴巴的样子,原本下垂的眼角此刻耷拉着,看着更加无辜和委屈,尤长靖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底的不快,轻声道:“好,看在你是病人的份上,我不生气,你快说。”

听了尤长靖的话,陈立农万分庆幸自己刚刚没有坦白:“你还记得Justin吗?”

尤长靖点点头,脑子里突然闪现出一个名字,连忙问道:“他的中文名字是不是叫黄明昊?”

陈立农懵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尤长靖眉头紧蹙,紧盯着陈立农:“所以是他告诉你的?你知道他和林彦俊的事?”

陈立农点点头,然后又连忙摇头:“我是后来才知道的,他们俩的事和我没关系,真的!”

尤长靖没有说话,陈立农有些不安地拉着他的手:“长靖,我被我妈关在家里了,我没办法,就给Justin打电话,让他帮我找你,我知道你和林彦俊一起出国的,就给他说了,我才知道他和林彦俊认识,我发誓,我说的都是实话,如果我撒谎,就让我双腿一辈子也站不起来!”

尤长靖一巴掌拍在陈立农头上,气呼呼地说道:“你别乱说话!”

“可我真的没说谎!”陈立农委屈巴巴地瞅着他。

尤长靖翻了个白眼,抬手摸了摸他的头,就像摸小狗一样:“好啦,我又没说我不相信你!”

“那你也没生气吧?”

“我说了不生气就不生气。”

“那你亲亲我。”

“干嘛?”

“你会亲我就说明你真的不生气。”

“我就不!”

“那我亲你好了。”

陈立农一把拉过尤长靖,把他紧紧抱在怀里,精准地捕捉到他的嘴唇,用力吻了上去,狂热而甜蜜。


吃完晚饭后,尤长靖说他要回家一趟,陈立农缠着他不让他走。

“你回什么家?那是林彦俊的家,不是你的家!还有还有,你不是说一直陪着我吗?你为什么又要走?不准,我不让!”

尤长靖毫不客气地给了他一个白眼:“我回去拿换洗的衣服和洗漱用品,顺便帮你买点必需品。”

“哦,那你什么时候回来?你可不能走太久哦,我腿动不了,我要上厕所怎么办?我总不能麻烦护士姐姐吧,那多不好意思!”

“你去麻烦人家试试看啊!”尤长靖甩了甩被陈立农拉着的手,说道:“我拿完就回来,就两三个小时。”

陈立农拽得更紧了:“真的?”

“骗你干嘛?快放手,我要走了。”

陈立农不情不愿地放开他:“你快点回来啊,我等你!”

尤长靖看着陈立农一副小孩子没吃到糖的委屈模样,忍不住笑出声来,他抬手揉了揉他的脑袋,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乖啦,我快去快回。”

“好吧!”陈立农顺势搂住他的腰:“你再亲我一口,亲这儿。”

陈立农朝尤长靖嘟了嘟嘴。

尤长靖笑得兔牙都露出来了,他在陈立农嘴巴上亲了一口,然后拍拍陈立农的手臂,示意他放开自己。

陈立农嘿嘿一笑,把头埋进尤长靖怀里,手臂抱得更紧了。

“喂,别耍赖皮!”

“我不想你走嘛!”

“我都说了会快点回来了啊!”

“我连这两三个小时都舍不得,要不然你让林彦俊给你送过来?”

“陈立农!”

“……”

就这样,两个人又磨蹭了好一阵子,应该说是尤长靖哄了陈立农好半天,才让陈立农放他走……


尤长靖回到病房的时候,陈立农正拿着手机翻着什么东西,听到动静抬起头来,看到尤长靖的瞬间眼睛就亮了起来,一排洁白的牙齿非常耀眼:“长靖!”

尤长靖被他的模样逗的忍不住也笑了起来,他觉得如果陈立农有尾巴,此刻尾巴肯定摇得老欢。尤长靖走过去,把东西放到医生给他特地添的床位上,然后现在陈立农旁边:“你在看什么?”

陈立农拉着他的手,让他坐到病床上,背靠在自己身上,一手揽着尤长靖的肩膀,一手翻着手机给他看。

尤长靖一眼就看手机屏幕上的自己,陈立农连翻了好几张,全都是他,睡着的、玩手机的、吃东西的……

“我去,你什么时候拍的?”尤长靖抢过他的手机,自己翻了起来。

陈立农得意地抬了抬下巴:“趁你不注意的时候呗!怎么样,拍得不错吧?”

“哪有,你看,把我脸拍得好胖,还有这张,这吃得满嘴油,快删了删了!”

说着,尤长靖动手去删,陈立农连忙抢过来,藏到身后:“不准,我前段时间看不到你全靠它们撑着呢!”

“我现在人在你面前,还要它们干嘛?有些照片好丑的,快删了删了!”

尤长靖起身想去抢,陈立农连忙扣住他的腰,将他紧紧锢住:“哪里丑了?那么好看,不准删,它们都是我的宝贝。”

“哪里好看?我不管,快删了!”

“不删!”陈立农一脸坚定的拒绝,看到尤长靖微眯着眼睛看着自己,连忙抱住他,脑袋在他脑袋上蹭了蹭:“长靖,这照片就我一个人看,不要删好不好?好不好?”

尤长靖侧头看着他,陈立农就眨巴着眼睛盯着他,盯了一会儿就突然凑上去亲了他一口,亲了一口又一口,尤长靖躲也躲不过,最后受不了了,就答应了,陈立农笑得老开心了,一边笑一边给尤长靖擦脸上的口水,尤长靖期间给了他好几个白眼。

“长靖,你不睡那张床好不好?我们一起睡,你看这张床这么大。”

“不要,我压着你的腿怎么办?”

“不会,”陈立农急忙摇头:“我的腿包的那么厚,不会有事的。”

“还是算了吧,我就睡你旁边,你有事叫我一下我就会醒。”

“不行,我要抱着你睡,不然我睡不着。”

“你三岁小孩子哦,还要人陪着睡?”尤长靖掰开他搂着自己腰的手,翻身下床:“我去打水给你洗脸,你乖乖地。”

“不要。”陈立农拉着他的手,一个劲儿的晃:“你就和我一起睡嘛,我保证你不会弄到我的腿,长靖~”

“都说了不行不行!”

“长靖~长靖~”

“撒娇也没用!”

“长靖长靖长靖~”

“……”

最后尤长靖还是妥协了,帮陈立农洗漱完,尤长靖就拿着睡衣去卫生间洗澡,陈立农听着哗啦啦的水声,一阵心神荡漾,他侧着身子拉开床边的柜子,从里面取出他趁尤长靖不在的时候特地让人买来的套--套和润--滑--剂,放到枕头下,然后就乐滋滋地哼着歌等尤长靖出来。

尤长靖穿着睡衣走出来的时候,陈立农往旁边移了移,给尤长靖空出位置来。

尤长靖关了灯躺下,还没躺稳,陈立农就缠了上去,手不老实的钻进他睡衣里,嘴巴啄着他的脸。

“陈立农,你干嘛?”尤长靖偏头躲过陈立农的吻,手抓住那往他裤--头里钻的手。

“哎呀长靖,我想要,你看我都-硬了!”陈立农反抓住尤长靖的手,放到他那处。

尤长靖手一碰到那东西就立刻收回手,脸颊发热:“你老实点,腿都骨折了还想这些七七八八的。”

“我不用腿,我用这儿。”陈立农提-胯,下--身--硬邦邦地-顶-着尤长靖的大腿。

“在你腿不能下地之前,你想都别想。”

尤长靖隔着睡裤都能感觉到那热度,他移开身子,陈立农就立马贴上来,尤长靖推开他,他又贴上去,不依不饶,最后弄得尤长靖烦了,就开口威胁道:“你再乱动我就去那张床睡。”

陈立农往后移了一截,一脸委屈难受地望着尤长靖,哪怕是没有灯,尤长靖也能看清他的表情,两人挨得那么近,尤长靖觉得他那怨气都要冲天了。

“听话,睡觉吧!”尤长靖笑了笑,靠过去抱着他,头枕在他的怀里:“我们的日子还长着呢!”

陈立农又一次后悔没有坦白了,他揽住尤长靖,把尤长靖紧紧抱在怀里,不甘的同时心里有感觉甜滋滋的,就这么抱着尤长靖睡觉,他也觉得很幸福。即使心有不甘,陈立农也不敢再乱来了,他怕再不听话就真的要一个人睡,他叹了口气,在尤长靖额头上亲了一下:“晚安!”

“晚安!”

————————————————————

腿都折了还想开车?
不可能!!!!!!

【农靖】重“操”旧爱(完结章)


“长靖,你慢点,你听我解释。”陈立农学生时代是练田径的,所以跑得蛮快的,没多久就快赶上尤长靖了。

尤长靖过马路过了五分之四,陈立农也一脚踏上了斑马线,尤长靖回头看了他一眼,加快速度跑到了人行道上,同时,红灯亮了起来。

陈立农怕等下一次绿灯亮起来,尤长靖就跑了个没影,他看了看两边零散的几辆车,咬咬牙,以一百米冲刺的速度准备跑到对面,刚跑没两步,一辆汽车飞驰而来,直接朝陈立农开过来,陈立农被那刺眼的车灯晃了眼,僵在了原地。

林彦俊驾车从一个拐角处转出来,他前面没有车,刚好也看到了红灯,便加了速,他没想到会半路杀出一个人来,在Justin的惊叫中,林彦俊连忙踩了刹车,车子还是惯性地往前滑了一大截,林彦俊和Justin身子也惯性的往前晃了一截,又被安全带拽了回来,林彦俊抬头一望,哪儿还有什么人影,林彦俊和Justin对望了一眼,立马解开安全带开门下车,然后就看到了倒在他们车前的陈立农。

紧急刹车导致车轮和地面摩擦产生了刺耳的声音,刚跑了没两步的尤长靖立马刹住了脚,他猛地回过头,马路上的车子都停在了原地,一群人围在斑马线上围成了一个圈,尤长靖没有看到陈立农,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

陈立农,不要,千万不要……尤长靖心乱成了一团,他嘴里默念着,抬脚往人群中跑去。

尤长靖奋力地推开一个个人高马大的美国人,被挤撞了好几次,终于进入到了人圈里层,他看到倒在地上的陈立农,眼泪瞬间模糊了双眼,一股巨大的恐惧抓住他的心脏。

“农农!”尤长靖扑倒陈立农的身边,颤抖的双手往陈立农伸去,却不知往哪儿放。

站在一旁刚打完急救电话的林彦俊听到尤长靖的声音,立马回过头,就看到跪坐在地上、身体一抽一抽的尤长靖,他连忙蹲下去,拍了拍尤长靖的肩膀:“长靖,你、你怎么在这?”

尤长靖眼泪汪汪地朝林彦俊望去,眼泪大颗大颗的砸下来:“彦俊,农农他……”

“你别急,我已经叫了救护车,他会没事的。”

一直蹲在陈立农身旁的Justin抬头看了看他们俩,默默把头埋的更低了。

陈立农感觉头晕恍恍的,四周非常吵杂,他还是听到了尤长靖的声音,那哽咽的抽泣声让他心疼不已。他挣扎了一会儿,才睁开眼睛,一眼就看到尤长靖泪汪汪的模样,他伸手抓住尤长靖的手,轻轻叫了声“长靖”。

尤长靖立马回握着他的手,看到他醒过来,身体抖得更厉害了,他凑近了些,瞪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陈立农,急切问道:“农农,你怎么样?你、你还好吧?”

“我没事,就刚刚头磕在地上晕了一下。”陈立农摇摇头,冲尤长靖笑了笑,想借着他手的力气起身,一旁的Justin抬手在陈立农后腰上偷偷掐了一下,陈立农扭头,Justin连忙冲他挤眉弄眼。

——你出了车祸,你有事,你必须有事!

——为什么?

——你还想不想和尤长靖和好?

——你这不是废话吗?

——那你就必须有事,病人是最容易得到宽恕的!

陈立农顿了一会儿,一下歪在尤长靖身上,叫道:“我的腿,长靖,我的腿使不上劲儿了。”

尤长靖立马看向他的腿,手落到他的膝盖上,轻轻按了一下:“怎么了?痛吗?”

陈立农一副很疼的样子,靠在尤长靖怀里:“疼,好疼,我的腿不会断了吧?”

陈立农的腿是真的有受伤,只是不严重,虽然林彦俊刹车刹的及时,但还是有擦到陈立农的腿,不然他也不会一头栽倒在地,还磕到了头。

“不、不会的!”尤长靖一下子慌了,抱着陈立农安慰道:“再等等,救护车就到了,会没事的。”

陈立农感受到尤长靖浑身都在颤抖,是真的不安和害怕,他立马就后悔了,他现在最不愿的就是看到尤长靖难受,他刚准备开口说出真相,救护车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尤长靖抓了抓他的手,说道:“来了来了,车来了,农农,你别怕。”

“我不怕。”陈立农看着尤长靖,笑着摇了摇头,抬手擦去尤长靖脸上的泪痕。

救护人员拿着担架,把陈立农抬到了车上,尤长靖跟着上了救护车,Justin想跟着上车,被一直站在旁边没有出声的林彦俊拉住了:“上我的车。”

“啊?”Justin回头望着林彦俊,救护车门一下关上了。

“上我的车。”林彦俊拉着Justin的手,把他带到自己车边,然后把他推了进去,自己坐到了驾驶座,带好安全带,启动车子,跟上了救护车。

陈立农被推进了手术室,尤长靖坐在外面的长椅上,看着手术室门外的灯发呆。

林彦俊赶过来,坐到了尤长靖旁边,Justin坐在了离他们隔了两个位置的地方。

“长靖。”

尤长靖眼泪蒙蒙地看着林彦俊,看得林彦俊心里一疼:“你没事吧?”

尤长靖揉了揉眼睛,看清了眼前人是林彦俊,这才想起来救护车是林彦俊叫的:“彦、彦俊,你刚刚怎么在那儿?你不是去玩儿了吗?”

“我才回来!”林彦俊叹了口气,有些不好意思看着尤长靖:“陈立农是被我的车撞到了,我没想到他会突然出现,那时候是红灯,我踩了刹车的,但是还是撞到他了。”

尤长靖盯着他望了好一会儿,才收回视线,低着头不说话,他能说什么?这是陈立农自己闯红灯,出了意外也怪他自己,对方还是林彦俊,他又不能说林彦俊的不是,说到底也怪自己,如果自己不负气跑掉,陈立农就不会追他,也就不会闯红灯,更不会出车祸……

想到这,尤长靖满心自责懊悔,如果陈立农真的有什么意外,他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Justin看着林彦俊安慰尤长靖,不自觉的瘪了瘪嘴。

过了一个多小时,手术室灯暗了,尤长靖立马冲到手术室门口,林彦俊紧跟在后面。

手术室门打开,医生先走出来,后面护士推着床,床上躺着陈立农。尤长靖看了一眼陈立农,被他那两条包成粽子的腿吓了一跳,连忙抓着医生问:“Doctor, what's the matter with him? His leg ok?(医生,他怎么了?他的腿没事吧?)”

(后面中文请自动想象成英文😂)

医生摘下口罩,回头看了一眼陈立农,又看看尤长靖,回想到在手术室里陈立农拜托他的事,在心里默默祷告了三遍,才悠悠开口:“大腿骨折,情况比较严重,不过手术很成功,需要住院接受长期治疗,他这段时间行动会很不方便,最好有个亲近的人能一直陪着他,你们谁去给他办一下住院手续吧!”

“我去,麻烦医生给他安排最好的病房。”林彦俊拍了拍尤长靖,转身离开,中途还不忘带上还坐在椅子上的Justin。

“现在把他送到902号病房去吧!”

“好。”

护士推着陈立农往医生所说的病房走去,尤长靖向医生说了好几声谢谢,才跟上护士。


林彦俊办完手续后,问了尤长靖后准备去病房,Justin拉着他说道:“我就在这里等你吧!”

“为什么?我还想让你和我朋友认识认识。”

“下次吧!他现在应该很忙。”Justin嘴上说道,心里却在想:好不容易这一晚上尤长靖因为陈立农的事没注意到我,我干嘛又自己送上门去?过两天我就回国,再呆下去准出事儿!

“OK,那我先去了。”林彦俊看了他一眼,往电梯口走去。

Justin看着林彦俊走进电梯,连忙拿出手机给毕雯珺打了个电话……


林彦俊到病房的时候,尤长靖刚给陈立农擦完脸,尤长靖看到他来,把手上的东西随便一放,招呼林彦俊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

“你还好吧?”

尤长靖扭头看着他,轻声道:“不太好。”

“他又是怎么回事?他来美国找你?”林彦俊看了看陈立农,又扭头看着尤长靖。

尤长靖看向躺在病床上的陈立农,犹豫了一会儿,把他和陈母的通话到在林彦俊家门口遇到陈立农的事都给他简述了一遍,林彦俊听完后,沉默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尤长靖把视线从陈立农沉睡的脸上收回,低头看着脚尖。

“长靖,我觉得陈立农是认真的,你或许可以给他一些信任。”林彦俊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道:“你既然在纠结,就说明你放不下他,那为什么不给他一个机会,也给你自己一个机会?喜欢就上,怕什么?”

怕什么?

尤长靖被问住了,他怕什么?怕陈立农不喜欢他?怕耽误陈立农?

“你看,陈立农的妈妈不也认同你了吗?陈立农为了你把自己弄成那副样子,不就是因为爱你吗?你也在乎他,那为什么不再试一试?”

躺在病床上的陈立农嘴角微微一勾,林彦俊,看在你为我说话的份上,带走长靖的事我就不追究了。

林彦俊用力揉了揉他的头,站起身来:“你再好好想想吧!人生就那么几十年,你们俩都耽误了五年,五年后又遇见了,说明你们俩的缘分没尽,有时候缘分这个事,你还不得不信。好了,我先走了,我那位还在大厅等我呢。”

尤长靖正在思考林彦俊说的话,听到他后面的话,连忙站起来:“你是说那个昊昊?他一直和你在一起?”

“你这一路都没看到他?”林彦俊一脸不可思议,昊昊那么好看的脸你竟然没看到?!!

尤长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我没注意。”

林彦俊无奈的摇了摇头:“算了,下次介绍给你认识,我先走了,你自己注意点。”

“好!”

送走林彦俊后,尤长靖走到陈立农床边,轻轻趴在了床头,眼中写满了疲倦和心疼,他伸出手,悄悄描绘着陈立农的脸,轻轻叹了口气:“你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混蛋!我该拿你怎么办啊!”

尤长靖一直盯着陈立农看,不知不觉眼皮越来越沉重,在困意席卷他的意识之前,他握住了陈立农的手。

陈立农感觉到尤长靖均匀的呼吸声后,才慢慢睁开眼睛,侧头就看到尤长靖枕着他手臂的毛茸茸的脑袋,他抬起另只手,在尤长靖头上轻轻揉了两下:“晚安,我的小宝贝。”


尤长靖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他感觉身体又酸又痛,眼睛干涩的都睁不开,他抬手想伸个懒腰,发现手里拽着什么东西,他费劲儿的把眼睛睁开,对上一双弯弯笑眼。

“早上好,我的小宝贝。”陈立农冲尤长靖大大一笑,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

尤长靖没由来的脸一红,眼睛不自觉的往别处瞟,看到那两条粽子腿,连忙问道:“农农,你的腿怎么样,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疼吗?”

陈立农眼角一耷拉,眉头一皱,立马摆出一副痛苦的样子:“痛!”

“我去叫医生!”

尤长靖站起身来,想去找医生,陈立农连忙一把拉住他。

“长靖,别走,你抱抱我吧!抱抱我就不痛了!”

尤长靖顿了一会儿,张臂抱住他。陈立农立马紧紧回抱住他,将脸埋进尤长靖脖子里。

“长靖,我爱你。”

尤长靖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真巧,我也爱你。”

尤长靖感觉到陈立农身体在颤抖,下一秒,他的脖子就感觉到一阵湿热感,尤长靖呼吸一窒,他刚想推开陈立农看看他怎么了,陈立农却把他紧紧抱住,脸埋的更深了,尤长靖感觉到温热的泪水从他脖颈处滑进了他的衣服里。

“农、农农。”

“长靖,谢谢你!”

谢谢你原谅我,谢谢你再给我一次机会,谢谢你回到我身边!

尤长靖鼻尖一酸,他抬手摸了摸陈立农的头,说道:“这一次,我们撇开以前的事,重新开始,我希望你好好的、认真的对待,如果我们最后还是分开了,那这辈子也就那样了。”

“不会的,”陈立农摇摇头,哽咽道:“我这一辈子都不会让你离开了,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我会一辈子对你好,你别再离开我了!”

“好!”

尤长靖心一瞬间平静的如同无风的湖泊,他感觉身体一下子就轻松了,也许,陈立农就是他这辈子唯一的注定,不管未来如何,他相信,他不会后悔这个决定,就像他重来没后悔过,喜欢上陈立农!

陈立农推开尤长靖,目光灼灼地看着他,眼里是快要溢出来的爱意。尤长靖望了他好一会儿,俯身在他红红的眼角亲了一口。

陈立农嘴唇轻轻颤抖着,他一手揽住尤长靖的腰,一手固定住他的后脑勺,热烈地堵住了那柔软的唇,深深地、深深地亲吻着。

尤长靖愣了一会儿,抬手抱住了他的脖子,同样热烈地回应了这个吻。

再没有什么,能比这一刻更珍贵了!

——【完】——

完结撒花🌸,我觉得这个结局有点仓促,考虑了很久,还是决定结了,因为我想写甜甜的番外篇,哈哈(ಡωಡ)hiahiahia

希望你们喜欢❤️❤️

(番外篇在路上)

【农靖】重“操”旧爱(十二)


🌸🌸又一次被屏蔽了🙃所以只好又走链接了🙃头痛巨头痛🌸🌸

PS:本章含有俊佳❤️

🌸🌸lianjie: 【奶尤农汤】重“操”旧爱(十二) 🌸🌸

🌸🌸不知不觉就要完结了呢😄

我要❤️❤️
要很多的❤️❤️
要天罗地网的❤️❤️
你就说你给不给!!!!!